各种东西堆砸处
主the unlimited兵部京介安兵
WB@Dakari看着小少佐缓缓拉下了裤链

只是个有深井冰的农夫(ง • _•)ง

安兵今天的三個題目是:「白色」、「人魚」、「可愛」。

没有可爱(x

意义不明 just发病

ooc/A\ 


  安迪日宫遇到过人鱼。

  他在十岁那年跌进海里,隔着被夜空调和成黑色的海水望见金红的点点灯光越来越远。他拼命挣扎,每次浮出水面又会被扑上的浪头砸回深海。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这么死掉的时候,徒劳挥舞的手被抓住了。

  安迪记不清那是怎样的触感,只想起被生硬但温柔的力道飞快地拖去海岸。他努力睁大眼睛,在波涛落下的一瞬间看见人鱼腾空跃起。

  鳞片与银发在月光下像打湿的银器闪闪发亮,清秀的面容如同人类少年,正以他尚不能...

 「我很无聊。」


  恋人闷闷的声音传来时安迪正按下回车发送邮件,他将空掉的易拉罐丢进垃圾桶,然后靠着转椅回过身。他看见兵部踢踏着白皙的小腿趴在床上,眼睛慵懒地眯成细缝。

  「你一般都去哪呢?我也想去。」

  「你在开玩笑吗?大叔要是知道我拐走了你,一定会把我丢出太阳系。」

  「居然说拐走,不过是区区日宫。」


  以命令来掩饰的任性来自于某个午后,昨夜的情事让他们醒的极晚,安迪起床后已经过了11点,他下床冲澡,之后便打开电脑工作,处理完这些消息他就能从王女那里得到短暂...

红黑-时海

小圆脸红黑向

之前写给贴吧妹子的生贺(

捏造OOC注意(


时海


  佐仓杏子第一次见到晓美焰是在十岁刚出头的时候,那天她跟着父亲去临镇的见泷原进行传教演讲,他们徒步走在街上,穿过马路时她便看到了那孩子。

  和与习惯在外接受风吹雨打的杏子不一样,焰的皮肤显出近乎病态的白色,眼睛因为不习惯阳光而不舒服的眯起来。她没什么表情,两束麻花系在背后工工整整,看上去就是个漂亮的瓷娃娃。她坐在轮椅上,被一位护士推着往前走,杏子听见那位小姐对着电话大声叫喊,似乎是在和男友吵架。

  绿灯亮了,他们各自向前去,由于好奇杏子将目光粘在她身上,然而直到最后...

アン兵今天的三個題目是:「心臟病」、「髮飾」、「天真」。

医院的保安汪迪&幼京介


  「牛奶。」

  「啊……谢谢……!」

  京介带着高兴的表情接过玻璃杯。安迪在他的病床前坐下,目光不由自主的跟随他上下起伏的,因为衣衫有些滑落而裸露在外的肩膀移动。他身上的病服因为多次清洗被刷得泛白,但在安迪看来男孩子的肤色比这布料好不到哪去。

  「最近好点了吗?」

  「和平时差不多吧……该疼的时候还是会疼。」

  「痛的话要告诉值班的护士。」

  安...

【安兵】温暖30题

撒糖向((

OOC((

慎((


温暖三十题


1.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把我叫出来约会的诚意就是你连钱包也没带?」

  兵部冲着在空荡桌面上孤零零立着的一杯可乐露出鄙夷的神色,安迪讪笑着往里面丢进两根吸管。

  「抱歉啦,下次我会补回来的。」

  「这次就勉强原谅你。」

  安迪咬住吸管,他看见兵部变扭的移开视线并含上了蓝色另一根。额头轻微碰撞的同时他发现了银色发丝下泛起红色的脸。

  删除线-安迪:计划通!-删除线


2.睡着的猫和他

  进入屋子的客厅时兵部正看见安迪毫无睡相...

  给林奇太太的生贺////很蠢的段子

安兵今天的三個題目是:「無法思考」、「不行啊」、「窗外的天空」。

OOC(((


  被安迪压倒在床上亲吻时兵部吓得不轻,像一枚重磅炸弹从天而降砸进他的脑袋掀起硕大的灰色蘑菇云,放射线追杀了所有可以思考的脑细胞。印象里安迪总是显得很好欺负,所以他的造反发生得极为突然——无论多少次他大概也不会预料到前一秒还在窗口沉着脸的蠢狗会转身就扑过来贴住他的嘴唇。大脑空白一片,在脸上感受到鼻息的温度时他终于反应过来,然后咬破了正探进来的舌尖。    ...


末日30题12

文力死完了(本来就没有那种东西(。

不管语言还是什么都开始莫名其妙起来了_(´;ω;` 」∠ )_


12.无声地崩塌

  「所以说!我和京介只是偶然住到这里来的,局长你这种时候还用的着那么多疑吗?再说这只是间普通的房子到底怎么啦?」

  「别拿巧合当借口,日宫。」

  京介在隔壁房间里,他坐在大床上抱着被子,眼睛像黑夜间路过窗台的猫一般发出绿光。隔着面前的墙他看见了在安迪对面的那家伙——是个留着古板发型的男人,脸上线条紧绷,眉毛高高挑起。京介不安的拽紧被角,就在刚才一刻钟之前,那些该死的士兵破门而入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们时,...

末日30题11

11.撕裂

  阳光从窗帘裂开的间隙照射进来并沿着木质窗台一寸寸爬过地板,向床单蔓延,作弄他的鼻尖。安迪皱着眉头蹭了两下枕头,些许霉味的布料并没有影响他的睡眠。阳光逐渐强烈,光线叩启他的眼皮。这时他听见了声音——悬挂在他面前窗子上的风铃在作响,碎贝壳彼此敲击奏出音乐。他听见海浪的声音,他嗅到海风清新的气味和远方花田的香甜。

  这时他仰头看见了那家伙,少年背对着他坐在礁石顶端,银发与白衬衫像面旗帜被扯动着呼呼作响。

  等一下——

  他向那个背影大吼,向那边奔去。少年站起身。安迪的视野变黑了,火焰卷着记忆的边缘焚 ...

末日30题⑩

10.日记本的最后一页

  大约八点他们继续上路,安迪开车,京介趴在窗口看那七种颜色划出的弧线,云雾被排挤开使得天空一片湛蓝,阳光毫无遮拦的洒满视线刺得眼睛发疼。他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安迪仍在开车,他一直在想那个梦,百思不得其解后只能想办法转移注意力。他哼出些不成调的曲子,车内的收音机因为接不到信号沙沙的响成一团成了伴奏。这一趟他们又开了很久,直到天空被夕阳渲染成赤红色时他们才发现一座小镇,和以往发现的一样破破烂烂。

  车上的食物要吃完了,他们需要补充。京介怯生生的提出可以帮忙,安迪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

  「还不能确定四周绝对安全,不...

末日30题⑤—⑨

全在讲废话(´<_` )

洗洗睡吧我(´<_` )


05.废城

   两股僵尸朝这边扑过来,数量超出想象大约有五十只。安迪缓缓往后退,接触到墙面后扛起男孩子就逃,于是一大批丧尸开始追着他们跑,像群讨债的。他们绕着大厦跑了一圈又回到原点,安迪气喘吁吁,他感叹自己没了当年当兵的体力,才不过相当于扛桶水跑个圈就累成这样。出乎意料男孩子伸出小手揉揉他的头发,笑容真诚像个小天使。

  「谢谢你,你很厉害。」他说。安迪诶嘿嘿的脸红起来,「我叫安迪日宫……啊,是个无业旅行者,四处打打工赚外快。」

  「……」...


1 2 3
© 骷髅农夫 | Powered by LOFTER